幸运逃脱死亡他们选择离开

2016年1月19日,山东省临沂市保太镇石膏矿坍塌事件已经过去26天,救援工作已进入关键时期。井下的被困人员牵动着无数人的心,而对于早前被救上的几名矿工来说,这26天同样是各种......

  2016年1月19日,山东省临沂市保太镇石膏矿坍塌事件已经过去26天,救援工作已进入关键时期。井下的被困人员牵动着无数人的心,而对于早前被救上的几名矿工来说,这26天同样是各种情绪交织。

  在与身体的伤痛做着斗争的同时,26天前的那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和灾难发生后奇迹般获救的过程,无数次出现在他们眼前,涌入他们的梦境。昨天,本报记者在平邑县人民医院见到了最早获救的4名井下矿工,听他们讲述这一段无法忘却的经历。

  在平邑县人民医院的病房里,记者见到了47岁的毛衍青,在妻子女儿的陪伴下,他看上去精神状况良好,但是腿上数十厘米的伤痕依然清晰可见。据毛衍青介绍,他是事发当日第5个被救上来的被困人员。与他当天一同被救上的6名矿工中,有2人已经出院,而目前仍有4人住在医院里。“从上月25号被救上来以后就一直住在这里,我们每个人都有一间房。”

  与毛衍青一房之隔的52岁杜明波,是此次受伤最严重的一名矿工,右腿骨折的他由于肺部积液的原因,至今一直在重症病房,无法接受手术,直到昨日才转到了普通病房。据了解,20号他将接受专家会诊,判断手术细节。“医生说就算术后恢复了,由于腰部的损伤,以后可能连一桶水都提不起来。”杜明波的家属说,事发当时杜明波受到很大惊吓,至今意识还有些混乱。

  48岁的获救者管国启也说,从事发那天直到被救出来后,“我都迷迷糊糊的,吓得晚上都睡不好。”

  谈到当时的场景,毛衍青仍心有余悸。据了解,当时他正在进行安全通道的挖掘工作,“我是做运输的,在井下也干了十多年,这次来得太突然,像以往要是有小范围坍塌的话都会有落石或者是啪啪的声音,我们都有充足的时间提前撤离。这次根本没有时间反应,上面的石头就落下来了。”

  “一下子眼前就是一片黑,什么都看不到了,因为塌方形成的气流直往嘴里钻,也不知道往哪里跑,一下子就被(岩石)压住了。”毛衍青说。在经历了短暂的惊慌和呼救后,他逐渐失去了意识,只记得后来有人来拉他。醒来后,毛衍青才知道,自己是在事发十来个小时后被抬上来的。

  同样在井下工作了20年的管国启,当时也处在安全通道里,“那个风特别大,当时风一刮什么都听不到。因为塌方形成的气流很强,你看我膀子这里就是被风刮破的。”管国启指着自己身上的伤疤告诉记者,由于自己处于离风口较远的位置,因此幸运地躲过了一劫。“那个运输石膏的矿车,得有一吨重,一下就被风给吹跑了。”

  据记者采访过的矿工表示,看中井下的这一份工作主要还是因为离家近,管国启就表示,这已经是附近最好的选择之一了。“我出去打工也是这么多钱,还离家很远。现在家里孩子还在上学,我的母亲66岁了,家里还有87岁的老奶奶。而且,自家田里还有苗子。要是在矿上工作,我每天只要8个小时,还能有空回家顾着田里的活。而且平时大家互相都认识,反正是做一天算一天钱的,哪天有事了请个假就好,要是出去打工这可能吗?”可现在,他却说:“以后干什么也不干这个了。”

  管国启的这句感叹,可能是所有曾被困在矿下的人内心的呼声。这一份工作曾经给当地人带来相对富足的生活,但如今却成为挥之不去的噩梦。当初的选择,其实更多的是一种无奈,“不是因为困难谁去采矿啊。”杜明波的家属曾这么说过。而当坍塌事件发生之后,离开,成为了他们共同的选择。

  在毛衍青桌上的一张账单上,记者看到他当日的医药费是604元,累计的总医药费已经达到了101081.94元。据毛衍青介绍,通过手术,他的腿里打进了钢钉,而术后每天他都要挂8瓶水。

  “我的右腿小腿骨断裂,大腿这里也是(断裂),左脚脚踝也断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除了自身状况,家里的情况也让他担心。“从出事就住在医院,听说家里好多地方都裂了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住人了,慌得很。”

  对于未来,毛衍青有些迟疑,“就算出院了,我什么体力劳动都不能做了,还有什么单位会要我。”

  今年50岁的乔志相,是他们中受伤最轻的一个,盆骨骨折的他经过26天的休养已经基本可以出院了。他同样表示不会再去井下工作了,“本来就是想临时做一段时间赚点钱,现在钱没赚到就出事了。当时真的以为就要死在里面了,家里有老的有小的,小孩20多岁还没有结婚呢。这次是老天给路走,以后这种活可不能干。”

  离开时,记者见到了毛衍青8岁的女儿毛欣怡,因为学校停课的缘故,她这几天一直住在医院,当我问她最希望的事情时,“最希望爸爸康复出院。”她告诉记者。

上一篇:阻击生死线里秃鹫是谁扮演的 下一篇:lol今天维护吗 英雄联盟124维护时间

水果沙拉

中国菜推荐:一品蒸豆腐
我爱微波炉鸡翅
春节家宴十大菜式
菠菜怎样做好吃-首选菠菜汤
黑鱼的功能和做法介绍
美食推荐:牛肉面